代表作品
作者访谈
问:思思在网站刚刚公布的都市百万征文中凭借《专治各种不服》荣获了年度明星奖,对于获得这个奖项和这部作品,思思有什么想法和大家说下吗?

说说这本书,我挺想谈这本书的,写这本书让我觉得又累又有压力又痛苦,人活到了一定的年纪,就开始觉得自己成熟了,嗯,自认的成熟,成熟是通过什么来表现呢,行为举止。我的成熟体现在这本书上,自认的成熟吧。

当时写,是因为聚焦到校园暴力的这个事情上面,心中热血,其实有过别的构思,都认为挺肤浅的,特没劲提不起来劲头去写,独独到了专治不服上面,打了鸡血一样,我就想干这件事情,我就想写这个故事,不让我写我就和全世界对着干,嗯,其实也没人拦着,写的速度特别的快,我已经很久没有存稿过二十万了,这本好像当时是二十五万左右。我这人吧,特情绪化,搞的和单元剧似的,全部远离一个故事的重心,可能读者就接受不了,这我提前给自己打了预防针,喷我也不要紧,我不去看留言就是了,我躲。不回复然后偷摸的上后台,看见几条特别对我心思的,我就偷笑。

当时是这样设定的,我猜到了不会有太好的结果,更新以后吧,还真的和我当初心中设想的背道而驰,有很多不理解的,也有站出来分析剧情的,我存稿说实话当时就是为了怕崩溃,我玻璃心特玻璃心,后来吧,完全就超乎了我最初的预想,你发现吧,哎呦每天一起床一刷后台,一看留言,能被人理解的那种感觉爽呆了,有人理解你写的东西,当然了你写的东西不见得就有多好,写出来就图一乐子,可有人理解我激动啊,特激动,觉得被鼓励了那种,心中有热血有冲动有被鼓励到。

我写每本书其实开坑就会特喜欢我的男主,但这本没有,碰了两个路人当男女主,女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男的更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别的书呢是越写越爱,这本书呢是越写越怕,大晚上的不睡觉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我就想,这样的男人我都不喜欢,读者能喜欢吗?觉得完了,自己把握不住了,可能明天就翻船了,写不下去了,完蛋了。可是写着写着每天有几个特别能懂你的人,发一些留言在鼓励你,不停的鼓励你,你一看,往心里那么一想,是这回事儿,就是这么回事儿,又把马上要推太平间的人写康复了,这个太平间到康复,说的不是情节,而是我当时的心理状态。第一次试着一边写一边去喜欢一个男人到欣赏,尽管在现实当中,陈滔滔绝对绝对我不能选他,故事里还是可以的。

可能读者对我有个误区,认为简大妈总不弄群,不是很在乎我们,其实不是的,我不建群,也不想建群和读者沟通,并不是不在乎而是特别在意,过于在意这个事情,本身这几年我有点害怕和人沟通,我觉得自己有沟通障碍,很享受孤独的分享着我的故事,孤独不代表孤单,这是两码事,我认为和键盘沟通比和人沟通来的容易,所以写这本书的当初,悬着心各种去想,最后呢,没料到就是读者成就了我。按照我最初的想法,我写的时候把专治当成电视剧去写的,单元剧,派出所日常,或者是漫画当中的那种暴力女警,读者帮我把压力踢开了,顺着心写了下来,回头来看,自己看看觉得也没有想象当中的差,写之初认为能把卷子答满了就不错了,写着写着发现我可以答完,甚至还有剩余的时间呢,最后我交卷了,提前交卷了,成绩我自认也是满意,还得说一声,特感激能理智看故事和欣赏我的,感激维护我的以及陪伴了我多年的读者,不是真爱,也不可能一起走过这么多年,谢谢你们。

问: 思思在潇湘一共写了17本书,2400万字!纵观这些早期和现在的作品风格,还是有很多不同之处的,能看出来一种慢慢的改变和发酵,思思有总结过这种转变吗?

这是二十和三十之间的转换吧。挂在嘴边,我总说成熟,成熟对我而言,就是从不会到会的过程,从上网买第一张站票到哭着学会了买票,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跨越和轮回。年轻的时候挺怕粉丝的,到了现在哈哈,其实我还是有点怕,不过不会因为怕而拒绝,相反的,因为怕我会牢牢的抓住,这是我的本能,抓住了我就放心了。

写作呢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件事情,比吃饭都喜欢,以前读者和我说,你能保证书怎么样怎么样,不能的话,你出书做什么?这样一说,我就有抵触的心里,我说我不想做了,做完那一本就算是圆梦了,我不碰了。说出书的这个事情还得提提我家鸟,鹦鹉晒月,她是个我特别喜欢的作者,当然了以前喜欢是因为她对我好,呵护我护着我,你身上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,你讲给她听,她会告诉我,我家思思不可能那样做,她信你,她对你有肯定,后来吧喜欢喜欢就上升到喜欢她的人格魅力,这个人格魅力没有办法具体的说,她和我谈过传承谈过信仰的问题,听过以后会觉得很敞亮。我觉得她的思考方式很大气,这种东西呢又和年龄无关,所以这次我专治又要出书了,哈哈希望大家能捧场。

不跑题说这个转变,写作的前两年,血液里需要的是轰轰烈烈,坚持某种形式,不能偏离,现在则是躺着趴着只要我不远离这个点,我都认为这是尊重,放下形式,闭着眼睛去听生活。偶尔我也会玛丽苏,这可能是本质问题,根生的,换前两个月的自己,写个玛丽苏,自己就鄙视死自己了,现在则淡然了,我想写就写,不需要去想过多过厚重的东西,你就是个普通人,做点普通的事情就好。想出去流浪,我就背着包去了,每天走四个小时五个小时甚至更多,走的满脚都是泡,现在回来了,我觉得我还有向上攀爬的欲望。有过所谓的高潮期,做什么都顺,可能过了那段时期,自己都会感觉到自己在走下坡路,觉得有点不顺了吧,觉得空虚,很放空的一种状态,就是我说的以前抓形式,觉得形式很重要,我写个自己觉得满意的故事,自己感动了自己,我觉得这就是一件有价值的事情。

我有优点,优点很多呀,当然缺点也不少,我是个内心和外表极其不相符的人,外人见了我你会觉得我有时候很逗很有意思,有点迷糊,但那不是我,真正的我浑身都有一种抑郁,可是你平时上班却不能这样,别人对你说话,你就一定要回话这是礼貌,因为工作所以自己分裂的特别厉害,高兴的时候我特爱说话,不高兴的时候,家里人和我说一百句我也不会回一句,这点对他们很抱歉,好在他们那种时候基本也是不理我的,郁闷了找陌上纤舞聊聊,小舞是个可以聊生活的作者,我现在正在努力改变自己,热爱微笑,热爱生活,热爱表达,去学着热爱阳光,爱上走路,热爱写作,学着健康如意后写作继续下去。